当官要会抱大腿:市委一秘 38 紫凤多嗔昼始依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38 紫凤多嗔昼始依

    “你终于不用下乡了么?”说话的是兰静,身上穿着肯德基员工的制服—白衬衣红马甲黑裤子,衣服虽平淡无奇甚至稍嫌死板,却完全掩盖不住主人那冷艳高贵的气质与清丽脱俗的容颜。

    她一头长发全在脑后绾起来,连额头上的刘海儿都收了进去,露出光洁的额头,显得利落大方,俏生生地站在这家位于省城北京路南端的肯德基店外,两只秀目一瞬不瞬的盯着对面的刘睿,稍带婴儿肥的瓜子脸上虽没有什么表情,却同样令人心动。

    如果把女人比作花卉的话,刘睿认为,董旖洁应该是高挑清雅的君子兰,赵珊珊则是美艳招摇的玫瑰,姚雪妃是唯美大气的牡丹,白冰可以是青春**的蔷薇,李青曼是端庄优雅的康乃馨。至于高紫萱与林雅霏那种绝代佳人,就不应该被列入花的品目了,因为没有任何一种花可以完美反映出她二人的形象。

    那么眼前的兰静应该比作什么花呢?清冷、乖僻、难于接近,却同样清丽脱俗,令人一见难忘。除了梅花,还有什么花更适合她的形象吗?

    有道是,“胭脂桃颊梨花粉,共作寒梅一面妆。”兰静就一如寒梅,不争春,不夺艳,低调风华,静悄悄的在她的小天地里盛开着。她的美,大多数人都能看到,但那只是肤浅的一面,只有当你跟她接近并尝试去深入了解她的时候,才能发现她那蕴藏在骨子里的清新靓丽。那是一种味道,也是一种气质。

    时下的年轻女子们,想做一朵**的玫瑰或者牡丹很简单,条件差的可以去整容,条件好一点的直接化妆就是了,都能通过努力变成一个漂亮的大美女,美艳如花,但是梅花却并不是谁想做就做的。

    想做寒梅,先要具备那种风骨那种气质,但很显然,这两样不是后天培养形成的,不是整容就能整出来的,更别想用化妆术化出来。也因此,我们平时很容易见到各种各样的漂亮女人,却很难见到气质型的美女。

    刘睿定定看着身前这个寒梅一般清丽孤冷的美女老同桌,脑海中浮现出这两日所见的三个大美人,高紫萱、安颖,还有刚刚与其分别的白冰,三女显然各有丽色,高紫萱更是美得没边,但是她们三个再美也不如身前这个女子带给自己的感觉强烈,都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,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更对她情有独钟吗?

    兰静见他不回话,也没再问,就淡淡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几眼,刘睿脸上现出浓浓的情意,柔声道:“最近还好吗?”兰静道:“还行,你好像有点瘦了。”刘睿叹道:“下乡扶贫太辛苦了,每天跑腿都要把腿脚跑断了,心理压力也大,饭食条件也不好,你说能不瘦吗?”兰静说:“想想很觉得奇怪,你不是给市委书记做秘书吗,为什么派你下乡扶贫?市委书记离得开你?”刘睿道:“离不开我也得离啊,他身边没有中意的帮手,就是我还能用,所以就把我派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兰静说:“我从双河县回来了,见了那个李红艳,跟她签了合伙协议书,你要看看吗?”刘睿摇头道:“我哪有空看啊,我能抽出空来看看你就已经很了不起了。再说,协议书有什么可看的啊,我宁愿多看看你。”兰静嘴角微翘,横他一眼,道:“那个加工厂我也参观了一下,面积还真不小,好大呢。”刘睿说:“那是由九坡镇粮库改造的,面积当然大啦。”

    兰静道:“李红艳给我介绍了盈利情况,听起来好像很赚钱。你眼光不错。”刘睿笑道:“一般吧。”兰静说:“以后你的企业分红会打到我银行卡里,我怎么转给你?你给我留个卡号?”刘睿忙摆手道:“不要,就在你的卡里放着。我身份特殊,不能经商,所以也就不能留给任何人抓到我经商把柄的机会。”兰静道:“那么一大笔钱放在我这儿,你放心?”刘睿呵呵一笑,道:“为了你,连命我都能不要,几个钱又会看在眼里?”

    兰静哼哼冷笑,道:“你们男人,总是说得比唱得还好听。这是追女人的时候说的,等一旦追到手,那就再也不会说这种话了。”刘睿道:“好吧,既然引起你误会了,那我以后就再也不说了,关键时刻我去做,用行动来表现,好不好?”兰静斜斜瞥了店门那里一眼,道:“那还是算了吧,我可不想看到你替我死的那一刻。”刘睿嘻嘻笑道:“这是心疼我吗?”

    兰静白他一眼,刚要说什么,忽然在他脖子上发现了什么东西,凝眸瞧了瞧,脸色微变,冷淡地道:“还有事吗?没事我该忙了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刘睿注意到她的眼神,下意识伸手到左颈那里摸了摸,摸到一个椭圆形的牙印,想到昨晚上白冰破瓜吃痛咬向自己的那一口,心头一跳,糟了,怕是被这位老同桌发现这个牙印了,这下可是完蛋了,心下既震惊又尴尬,偏偏又无法解释,真是郁闷坏了。

    兰静见他没话说,冷淡的扫他一眼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刘睿大急之下,出手扯住了她的小臂,道:“静静,先别走。”兰静停下来,挣脱他的手,半响没说话。

    刘睿讪讪的看她一阵,忽然想到什么,呵呵的开怀笑起来。兰静讶异的回头看他,俏脸上全是鄙夷之色。刘睿笑得更欢了,好像发生了多么可笑的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兰静被他笑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羞恼成怒,道:“你还有脸笑?”刘睿只是点头,却还在笑。兰静怒道:“你笑什么?”刘睿笑道:“静静,你为我吃醋了。”兰静大怒,冷斥道:“你怎么不去死?”刘睿看她生气了,哪敢再笑,忙把笑容收起来。兰静瞪着他看了一阵,冷冷的说:“不要拿无耻当有趣,也不要挑战我的底线。以后你不要来找我,来了我也不见。”说完这话,脸色如冰的走了。

    刘睿失声叫道:“静静,别走,先别走,亲爱的,等下。”兰静如若不闻,径自回到肯德基店里。

    刘睿郁闷的看着店门口那里,心里明白,她之所以忽然跟自己翻脸,就是看到自己脖子上这口牙印,进而联想到别的女人跟自己亲热的场景,最终吃醋而恼怒,她这么做是可以理解的,可问题是,她不应该这么做啊。

    两人交往之初,就基本确定下来是婚外情,那是把对方配偶完全忽视的一种恋爱过程。她也明知道这一点,她更接受了这种感情。也就是说,她应该接受得了自己跟别的女人亲热,同样,自己也没反对过她跟她老公在一起。可是,今天,现在,她为什么忽然因此翻脸、忽然接受不了这种事了呢?

    “难道说,她以前对自己没有感情,所以可以接受这种事,但是现在,她对自己已经产生了深厚的感情,所以也就不能再接受自己跟别的女人亲热的事了?”

    刘睿想来想去,觉得这一点很有可能,同时又想到另外一种可能,就是:她可以接受自己跟别的女人亲热,但不要给她看到,而今天自己就给她看到了跟别的女人亲热留下来的痕迹,她看在眼里,当然不会好受了,反过来说,如果自己看到她脖子上印着吻痕,心里肯定也会非常不痛快,想到这两种原因,才算最终明白她的心思,长叹口气,心里酸溜溜的,老大不是味儿,看看手表,时间还早,就迈步走进店里,打算寻求她的谅解。

    他刚刚走进店门,就看到兰静正站在一个四人位小桌旁,那里,坐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帅哥,翘着二郎腿,一手转着水果机玩,正面带阳光笑容跟她攀谈着什么,举止行动都有几分轻浮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他心里很不好受,就好像是自己的奶酪被别的老鼠盯上了,心中很是愤懑,同时,也更加理解兰静刚才恼怒的心情了,也没犹豫,迈开大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走得近了,可以听到那帅哥正在说:“……想知道为什么吗?”估计是向兰静提了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刘睿看到那家伙嬉皮笑脸的模样,气就不打一处来,上去一把挽住兰静的腰肢,冷着脸对那个帅哥道:“你去对面的新华书店买一本《十万个为什么》就明白了,别耽误我朋友的宝贵时间。”说着狠狠瞪他一眼,挽着兰静往门口那里走。

    兰静被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亲密的挽住腰肢,脸上挂不住,停下身子,低喝道:“给我放开!”刘睿说:“我要跟你说话。”兰静只道:“放开!”刘睿只好悻悻的把她放开。兰静横他一眼,道:“你走吧,别让我再瞧见你,正恶心呢。”刘睿蛮不讲理的说:“恶心也要听我解释完毕。”兰静不耐烦地说:“不听不听,滚滚滚,我正忙着呢。”刘睿低声哀求道:“好静静,再给我一次机会行不行?”

    旁边那帅哥正为刘睿抢走自己心仪的女人而愤愤不平,见兰静并不跟他一起走,立时来了劲头,起身走过去,瞪着牛蛋眼,恶狠狠地说:“你挺他妈狂啊!”

    刘睿瞥他一眼,根本就不加理会,只是看着兰静。兰静不跟他对视,目光冷淡的看向墙壁。

    那帅哥陡然出手,一把推向刘睿胸口,骂道:“我他妈跟你说话呢,你聋子啊听不见。”

    刘睿一直没有正眼瞧他,可这并不代表看不到他的小动作,余光扫到他的侵略性动作后,立时做出反应--抬起右臂,右手五指张开,如同一只巨灵神的手掌,往前一推,后发先至,已经推在他的脸上,此时才骤然发力。那帅哥还没反应过来,一股巨力已经带着他的脑袋往后冲去,由脑袋带动脖子,又由脖子带动上半身,一连串的连锁反应,最后他整个人都被带动了,踉跄着往后退去,说巧不巧,正好撞在他就餐的桌沿上,先是腰部狠狠的撞在上面,然后身子顺着桌沿滑动,膝弯被椅子沿挡住后被迫弯曲,上半身就随之摔在椅子里面。

    但听数声闷响,再看时,这帅哥已经四仰八叉的倒在塑料椅子上,要不是两手勾着桌子与椅子,还得从椅子上滚落下地呢。

    狼狈!要多狼狈有多狼狈!

    或许这里的动静太大,惊扰了不少正在用餐的大人小孩,很多人都举目望了过来。距离这桌比较近的食客更是纷纷起立躲开去,免得被殃及池鱼。

    兰静亲眼目睹了这一幕,并不惊讶于刘睿的出手,只是没想到会突然生出殴斗事件,只看得脸色一沉,秀眉紧紧拧了起来。

    刘睿淡淡地说:“你别怪我,我不是砸场子来的,是他先动的手。”兰静说:“你先出去!”刘睿道:“凭什么呀?”兰静语气很冷静的说:“我让你先出去!”刘睿叹了口气,对她点点头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兰静马上招来店员,几个人合力,将这个帅哥从椅子上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小子被刘睿一招制得狼狈摔倒,当众丢了大大的脸面,已经是恼羞成怒,被扶起来后叫骂道:“哪呢,那孙子他妈哪去了,我操他妈的,竟敢先动手,妈个比的今天我不拍死你我就不姓王!”眼睛看到刘睿的身影出现在门外,推开众人,迈步就追了上去,经过门口的时候发现一个不锈钢的垃圾桶,顺手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兰静看得脸色一变,急忙追了出去,想示警给刘睿,让他快跑,可是视线中哪里还有他的影子。

    那帅哥拎着垃圾桶当武器,推开门风风火火的冲出去,见刘睿就在门外不远的空地上站着,也不言语,两手抱起垃圾桶就冲他脑壳上砸下去。

    这垃圾桶本来就不轻,又被他高高举起,再加上他下砸的力道,怕不有一二百斤,这要是砸在脑门上,就算是铁脑袋也得砸个坑。刘睿要是被他砸中的话,轻则脑震荡,重则颅骨破裂。

    刘睿当然不会被他砸中,虽然被兰静的冷淡态度弄得很恼火,但对周遭的情形还是了然于胸的,主要是考虑到这小子会报复,所以一直留神门口那的动静,听到门声响动的时候就知道他冲出来了,此刻见他挥舞着垃圾桶冲上来,一点不惧,就假作没看到,等他距自己还有一米不到的距离时,这才快步闪开,想要给这小子一个狠点的教训,又怕连累兰静与她所在的肯德基分店,因此出手的时候留了几分情,一个侧踹,踹在这帅哥的肋下。

    这帅哥横着就飞了出去,落地后还想保持身体平衡呢,可是哪里有那个能力,横着在地上踉跄几步,最终徒劳地翻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落地的那一刻,兰静跟几个店员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兰静凝眸看向刘睿,见他稳稳当当的站在地上,就知道他没事,道:“你别打他了。”刘睿叫苦道:“明明是他一直在追打我好不好?”兰静道:“你别废话,赶紧走人。”刘睿叫道:“不行,我还有话跟你说呢。”兰静秀眉倒竖,怒道:“我让你走!”

    刘睿见她大发雌威,也不好再说什么,想着今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,跟她之间肯定生出了隔阂,今天这一走,以后还不知道有没有再见面的可能,心里酸苦不已,落寞地点点头,转身走向停车位。

    兰静看了他一会儿,看他去开车了,这才转身去看那个帅哥。

    那帅哥再次被店员们扶起来,抬头看不少人正在围观自己的丑态,心头那股火气就别提了,瞥见刘睿钻进车里要跑,戟指大骂:“孙子,你他妈别跑,你他妈要是个男人就给我等着,我他妈今天不拍死你我王字倒着写,你麻痹的,我艹你姥姥……”说着作势欲冲。

    几个店员怕他出事,忙抱紧他不敢撒手。

    等刘睿驾车离去后,几人劝了半天,这帅哥一肚子火气才慢慢平息下去。

    他望着刘睿驶离的方向,骂道:“他妈比的,一个开普桑的臭**,又能是什么好东西了?别他妈让我碰上,再让我碰上非得弄死他不可!”

    兰静在旁听着,嘴上没说什么,脸上也没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帅哥看向她,大喇喇的道:“美女,这人是你朋友?你帮我转告他……”兰静冷冷的截口道:“我不是他朋友,我不认识他。”帅哥奇道:“你不认识他?不认识他敢搂你?”兰静说:“所以我说他是流氓一条。”帅哥半信半疑的瞧着她,道:“你真不认识他?”兰静反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帅哥笑道:“没事,你看我身体多壮呢,怎么可能有事?再说,他也没打着我,呵呵。要不是那孙子跑得太快,我今天非得揍他个狠的不可……对了美女,咱们也算不打不相识,留个手机号呗,交个朋友!”

    兰静对他嫣然一笑,道:“对不起,我不跟小孩子交朋友。”说完扭动腰肢,回店里去了。这帅哥脸色微变,咬咬牙,又脸上堆笑的追上去,道:“美女,我不是小孩子了,我今年已经二十二了呢。”兰静道:“可我已经三十二了,你不嫌我老?”帅哥嘻嘻笑道:“不老,不老,你看着比我妹妹还年轻呢。”兰静莞尔笑道:“可我嫌你小,你再长十岁再来找我吧。”说完推门走进店里。帅哥紧追她不放,陪笑道:“其实我很成熟的……”

    兰静等他追进店里后,从兜里摸出手机,对他一晃。这帅哥大喜,以为她要留给自己手机号了,忙也拿出手机。兰静道:“我要打电话了,对不起,您用餐吧!”说完脸色一整,又走出店去了。

    帅哥见她如同穿花蝴蝶一般,进进出出,自己完全追不上,心里很是郁闷,怔怔的看着她倩影离去,心痒难挠,自言自语的说:“现在不是流行姐弟恋吗?她为什么瞧不上我?我长得不够帅?”

    兰静走到外面的时候,已经拨了电话出去,把手机放到耳畔静听。

    刘睿正带着怨气开车时,听见手机来电,摸过来一瞧,是兰静打来的,这可比见着什么都高兴,也没心思开车了,把车停在路边,快活无比的接听了,也不知道她的心意,所以没敢贸然说笑,只说:“还以为你不会再理我了呢。”

    兰静冷冰冰的问:“为什么在我的店里打人?”刘睿闻言愕然,道:“你也看到了,是他先动手的,难道你要我眼睁睁看着自己挨打?”兰静道:“你想让我被炒鱿鱼吗?”刘睿笑道:“当然不想了。呃,不过,就算你被炒了也没关系,大不了我养你一辈子。”兰静冷笑道:“哼哼,你养得起吗?”刘睿道:“我听说加盟肯德基只需要五百万,是不是?等我有钱了,我给你开一家肯德基,让你做老板,那就永远不用担心被炒了。”

    兰静半响没说话,过了良久,才问:“你在哪?”刘睿道:“我已经开出去两公里了,怎么了,又想见我了?我还以为你真生气了呢,你听我解释,其实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兰静道:“你现在退回来。”刘睿奇道:“干吗?”兰静冷哼道:“干吗?你说的还有话跟我说,要是没话说,那你就直接滚了吧。”刘睿嘿嘿笑起来,道:“你等我,我马上回去。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兰静出现在了刘睿这辆普桑的副驾驶座上。刘睿也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钻到车里来,难道有什么私密话跟自己说吗?

    两人对视片刻,刘睿讪讪陪笑,道:“静静,我已经充分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,你给我改正的机会好不好?其实我……”兰静截口道:“其实你很无耻!”刘睿默默无语,过了会儿说道:“你叫我回来就是骂我的吗?”兰静恶狠狠地说:“我不只想骂你,还想打你,想咬你。”刘睿听得怦然心动,笑眯眯地说:“你咬吧,如果你能解气的话。”兰静道:“你给我过来!”

    刘睿有点不敢相信,她真要咬自己,跟她对了几个眼神,见她目光非常坚毅,这才知道她确实是要动真格的,暗叹口气,反正脖子上已经有了白冰的咬痕,再多一口她的也不多,要是被老板白旭光看到问起来,就全部用青曼搪塞过去好了,这么想着,就试探着慢慢凑过身去,直到她身前才停下,道:“你咬吧,咬轻点,我怕疼。”

    兰静狠狠瞪他一眼,把他脑袋往右边扳了扳,又把他的衣领子扯开,盯着他的脖子看了几眼,突然就扑上去,一口狠狠咬在那上面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刘睿倒吸一口凉气,心里暗骂:“臭丫头,竟然玩真的,给我等着的,看我以后怎么打你屁股!”

    兰静重重咬在他脖子上就再也不撒嘴,不过也没再用力气,就在上面咬着,如同一条赖皮的小**。

    刘睿在她耳畔痛苦的哀求道:“嘿,亲爱的,差不多就得了,再咬肉就咬下来了。”说着,试探着把她上身慢慢抱住,搂入怀中。兰静松开嘴叫道:“别碰我,我嫌你恶心。”刘睿装作没听到,只是紧紧搂住她。兰静骂道:“你简直就是禽兽不如!你怎么那么恶心啊?昨晚刚跟别的女人亲热完,一大早就又过来找我。你什么玩意啊?你把我当什么人了?你之所以追求我,就是想得到我,就是想跟我上床,对不对?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恶心无耻的人,连李志超都比你好。你放开我,放开我!”

    她嘴里骂得凶狠,却没有太多挣扎的动作,刘睿也就乐得装糊涂,还是不放她,低声道:“我早跟你说过,如果你怀疑我追求你是为了跟你上床,那我就永远不跟你上床,以此明志。”兰静骂道:“滚蛋!你骗三岁小孩呢?明志?明什么志?你有志吗?快放开我,给人瞧见……”刘睿叹道:“如果到现在你还在怀疑我的用心,那我真没什么好说的了,我可以现在就走。”兰静冷嗤道:“少给我装!装纯的人我见得多了,就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人,顶着人家的牙印来见我!”

    刘睿抱紧她,轻轻拍打她的后背表示安慰,想了想,道:“现在我也顶上你的牙印了。”兰静只是翻来覆去的说:“你无耻!”刘睿闻嗅到她脖颈间的芬芳香气,心中一动,又看到她那修长白皙的玉颈,就觉得舌尖发痒,情不自禁地微微偏头,在她耳畔下方轻轻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兰静没有做出任何回应,好像没感觉似的。

    刘睿就放心大胆的继续亲吻下去,很快就亲到她脸颊上。兰静终于说到:“我刚才已经说过了,不要把无耻当有趣。”刘睿含糊的说:“我不觉得亲你是无耻,我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幸福最纯净的事情。”说着在她光滑瘦削的脸颊上狠狠印了一口。兰静冷笑道:“刚才还说追我不是为了跟我上床,那你现在在干什么?”刘睿道:“我是没有跟你上床啊,这样只能叫做亲吻。”兰静恨恨地说:“我让你嘴硬!”说着对他肋下一顿粉拳乱打。

    亲着亲着,当然只是刘睿一个人在亲,两人就对了面。

    你看我一眼,凶巴巴;我看你一眼,爱意浓浓,场景倒也有趣。

    刘睿看着她的美眸,柔声道:“我爱你!”兰静冷冰冰的说:“我不爱你!”刘睿呵呵一笑,道:“你不爱也得爱!”兰静哼道:“凭什么呀?我又不欠你的钱。”刘睿说:“你欠我的情。”兰静撇撇嘴,道:“放屁!我什么时候欠你的情了?”刘睿道:“上辈子。”兰静忍俊不禁,差点没笑出来,又很快将笑意收敛,道:“少给我无耻!话说完了没?说完了就放开我,我要回去上班了。不像你,公务员,天天贪污腐化,到处乱逛,我开小差被抓住就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刘睿抱着她,近距离看着她的清丽脸庞,又闻到她的香甜口气,想不心猿意马都不行,几乎是下意识就凑嘴过去,覆上了那她好看红润的唇瓣。

    第一次!

    两人间第一次接吻!尽管兰静是被动的或者说是被迫的,可这确实发生了,谁也改变不了。

    出乎刘睿意料的是,兰静并没有大怒,也没有特别窘迫,看她恬淡的神情,似乎对此早有预料一样。

    两人口唇对着口唇,眼睛对着眼睛,一时间都静止不动,如同两个石化的雕塑,连车里的空气都凝固了。

    刘睿在她冷艳目光的注视下,在她嘴上用力吻了几下,在表达深厚浓情的同时,刻意掩盖了心底深处那股欲 望,也没敢纠缠太久,亲过之后也就放开她了。

    兰静看了他一会儿,淡淡地说:“可能是这个月月底,也可能是元月初,我去办离婚手续。”刘睿微微一惊,尽管明知道她确定要跟老公离婚,可还是没想到会这么快,想到就算她离了婚,自己也不能跟她凑一家过日子,心里还是很沉郁的,道:“想好了吗?”兰静嗯了一声,道:“我老公不如你无耻,可我就是跟他过不到一块去。”刘睿笑了笑,道:“等你离完婚,我陪你出去散心。”兰静道:“再说吧,我先回去了。”说着推门要下车。

    刘睿忙一把揪住她,道:“宝贝,这好歹是咱俩的初吻吧,你就没什么表示?”兰静眼神忽然间变得愠怒起来,冷冰冰的扫视他,道:“占了便宜卖乖,说的就是你这样的。”刘睿嘻嘻笑了几声,道:“那我就回去了。你放心,我从现在就开始赚钱,争取早日给你开一家肯德基。”兰静说:“你怎么赚?贪污还是受贿?你别只顾为我赚钱,反倒把你自己送进反贪局。”刘睿笑道:“如果真那样了,你还会爱我吗?”兰静扁扁嘴,道:“我从来都不爱你,你别做梦了。”说完下车去了。

    等目送她走入肯德基店内后,刘睿才欢欢喜喜而又依依不舍地驾车掉头离去。

    回到白家的时候,白旭光刚刚从宿醉中醒来,正坐在沙发上饮茶,孙丽珍则在厨房里忙碌着做午饭。

    刘睿给白旭光续上水,自己倒了一杯白开,坐在沙发旁陪他聊了一会儿。这期间没脱夹克,还特意用夹克领子把脖子两边的牙印掩住,所以没被他发现。

    听刘睿说了昨晚李舟行所表现出来的对于自己大搞扶贫的重视,白旭光脸上现出喜色,问道:“你看李省长对我搞扶贫是支持的?”刘睿连连点头,道:“是的,很支持。他让我回到云州后帮您把扶贫工作好好抓一抓,这不就是肯定的表示吗?”白旭光脸上喜色愈来愈浓,哈哈笑道:“妙,实在是妙。省委黄书记与政府李省长都支持我的扶贫工作,这下看云州那些顽固守旧势力怎么反对。”

    刘睿道:“我有点想法,不知道该不该说。”白旭光大手一挥,道:“说,这有什么顾忌的,在自家都不敢说话怎么行?有什么说什么。”刘睿微微一笑,道:“我不怕别的,就怕现在谈工作影响您休息。”白旭光笑道:“你知道,忙惯了的人,就算休息的时候也很难真正休息下来。你有没有这种感觉,有的时候,适当的思考,反而更有助于休息,更能体会到休息的乐趣。”刘睿笑着点头表示认同,道:“那我就说了。”

    孙丽珍从厨房里探头出来,道:“茶几上边有柚子,小睿你切着吃啊。”

    刘睿答应一声,先切了两瓣柚子,递给白旭光一瓣,又拿起一瓣送到厨房那里。

    白旭光见他如此体贴,暗自点头。

    孙丽珍也有点感动,道:“哎呀,你就别管我了,没见我正做饭呢吗?没空吃。”刘睿道:“那等会儿我过来帮你一起做。”孙丽珍道:“你会做吗?”刘睿笑道:“打打下手还是没问题的。”孙丽珍摆手道:“算了,你们好容易休息一回,就尽情放松一下吧,做饭不急,反正离中午还有一会儿呢。”

    回到客厅里坐下,白旭光已经急了,道:“小睿你倒是讲啊。”刘睿低声道:“我觉得,这次回到云州以后,咱们就不要耽搁了,尽快开始扶贫运动。不能再拖下去了,一拖就会拖到明年开春,这一耽误就是小半年过去了。咱们应该尽快搞出一些扶贫成绩,然后请黄书记过来视察也好,请李省长过来视察也好,总之是趁机向省主要领导展现您的政绩,也能借机扬名。”白旭光深以为然,连连点头,道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可是这种事急不得啊,连市委领导班子还没统一意见,贸然实施下去,怕会被人非议。”

    刘睿道:“那就召开常委会,讨论研究决定下来,快刀斩乱麻,只要常委会上做出决定,谁也不敢再说什么。”白旭光点头道:“话是那么说,可若是让某些同志带着怨气参加扶贫工作,怕也会适得其反。”刘睿明白他的顾虑,不怕类似孙金山那样的领导不同意,就怕他们被迫同意,表面上答应下来,但暗里捅刀子使黑手,那就完蛋了,道:“这种可能性我们不能不提防,但也不必全放在心上。我想,全市范围内展开扶贫运动,这只是一个说法,实际上,贫困县就是靠近北部山区的那么几个县而已。在这几个县里面,我们找出一个重点县,当做成绩展示点儿,由咱们自己人全程督导扶贫工作的顺利展开,也就不用担心会被人掣肘。譬如双河县,新县长方云辉不就是您的老同学,这肯定是最可靠不过的啦。由他忠实贯彻执行您的意见,负责当地的扶贫工作,想不出成绩都不行呢。”

    白旭光闻言非常欢喜,道:“你说得很好,不论做什么工作,都要抓重点,什么都抓肯定是什么都做不好,必须在重点上面搞出名堂来。你说得对啊,这么几个贫困县,不可能全部都扶起来,我们只要能把其中一个贫困县做出成绩来,就已经很了不起了,就已经是相当大的政绩了。好,好,就这么办。今天下午回到云州,我们就部署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两人定好,吃过午饭,也不睡午觉,就直接往云州返,到市委后部署下一阶段的扶贫工作。

    正经事谈完,两人也就暂时闭住了嘴巴,没有交谈。

    刘睿见孙丽珍一个人在厨房忙不过来,就自告奋勇过去帮忙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刘睿第一次来白家的时候了,那次他要帮忙,被孙丽珍客气的推拒了;这一次,孙丽珍可是毫不客气的把他留在了厨房里,还给他安排了任务—剥蒜,已经完全没把他当外人看了。

    孙丽珍正准备炖鸡,调料都准备好以后,就等着刘睿剥好的蒜炝锅,回头见他蹲在垃圾桶前,正在细致的剥蒜,身上还穿着那件夹克,不由得笑道:“小睿,你怎么不把夹克脱了?你不觉得穿着夹克干活儿别扭吗?”刘睿哪敢脱下夹克,脱下来就会被她夫妻看到那两个牙印,不论看到哪个都不好,就笑道:“我怕冷,呵呵,就不脱了。”

    饶是如此,他也没有躲过孙丽珍的视线。

    后来孙丽珍从他手里接过剥好的蒜粒时,正好他刚从地上站起来,夹克领子往外一倒,于是兰静刚刚留下的那个牙印整个露了出来,被她看在眼里。刘睿自己却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孙丽珍看到这个椭圆形的牙印,忍不住露出笑意,等炝锅的时候,趁着动静不小,低声问道:“昨晚在青曼家里住的?”刘睿不知道已经被她识破,摇头道:“没有啊,跟大学同学们在ktv胡闹了一宿。”孙丽珍见他不肯说实话,也就不给他留情面了,美丽的大眼睛妩媚地横他一眼,低声道:“你就骗我吧,我对你这么好,你好意思骗我?”刘睿愕然道:“我……我没骗你啊。”孙丽珍嗔怒交加,道:“那你脖子上的牙印是谁咬的?你自己吗?还是你的大学女同学?”

    刘睿立时就慌了,摸了摸衣领子,又探头出去看了看老板白旭光,见他还坐在沙发上没动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扭头望过去的时候,另外一边脖子上的咬痕也显露出来,再一次倒霉的被孙丽珍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孙丽珍看得心惊不已,笑道:“这是谁啊,这么狠,跟你有仇吗?怎么两边都咬了?”刘睿尴尬得不行,也说不出什么话来。

    孙丽珍忽然想到什么,脸色微微一变,把他抓到里边,盯着他脖子左右的咬痕仔细看了一阵,脸色突然变得啼笑皆非,瞪眼看着他的眼睛,目光里净是不可思议的神色。

    刘睿讷讷的小声道:“你又发现什么了?”孙丽珍表情暧昧的看着她,伸出纤长如若春葱的手指,指了指他,却没说话。刘睿越发的心虚了,道:“孙老师你……你什么意思啊?”孙丽珍哼道:“好啊,我一直以为你是好孩子呢,想不到你那么坏。”刘睿讪讪的说:“我哪坏了?这都是青曼咬的。”孙丽珍低声啐道:“呸,胡说,当着我面还撒谎,你以为我是什么人?很好骗吗?”刘睿陪笑道:“真是青曼咬的。”

    孙丽珍鄙夷的觑着他,道:“你少骗我了,就算青曼真咬你了,另外一个牙印又是谁的?这两个牙印完全不同,一看就看出来了,再明显不过,门牙大小根本就不一样!”刘睿闻言都要吓尿了,呆呆的说:“你……你这都看得出来?”孙丽珍忽然变得兴奋起来,压低声音道:“你给我老实交代,昨晚上除了青曼,还跟谁……亲热来?是不是你大学女同学?”

    这下刘睿可苦了脸,承认吧,绝对不行,不承认吧,又逃不过这位孙老师的火眼金睛,真是左右为难,好不痛苦。

    孙丽珍指着他,叹道:“想不到你也是这种人,我真是看错人了。”刘睿尴尬的说:“都是成年人,逢场作戏,也是不可避免的,其实没怎么样,真的……没上床,你别多想。”孙丽珍哼道:“我多想不多想的都无所谓,难道你不担心被青曼发现吗?”刘睿嘿嘿陪笑道:“如果你不告诉她,她自然不会知道的。”孙丽珍道:“我当然不会告诉她,可是你不觉得你这样很对不起她吗?”刘睿道:“我以后改……”孙丽珍嘿然摇头,叹道:“我再也不相信你了,你今天连着骗我好几次,我伤心了。”

    刘睿被这位领导夫人当面撒娇,哭也不是,笑也不是,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的还是在逗自己玩,想了想,道:“我自己的事……糗事,当然要隐瞒你了,可是别的事情,我绝对不会瞒你,我很忠诚的,毫无犹豫的对你表示忠诚。孙老师,你……你还是继续信任我吧。”

    孙丽珍表情复杂的看了看他,没说什么,拿起一把香菜,蹲到垃圾桶前摘起来。

    刘睿凝目看向她,盯着她那乌黑油亮的头发看了一阵,余光被她雪白的脖颈所吸引,不由自主就看了下去,又扫过她丰 腴的上身,落到了她的腰肢上。她已到中年,腰肢丰厚多肉,自然不如白冰那样的年轻女子瘦削动人,却胜在丰满,看上去别有几分诱惑。目光看到腰肢这里,很难不继续看下去,因为那里有着比腰肢更吸引人的东西,没错,就是女人身上最迷人的部位之一,臀部。

    如果臀部一共有十分标准的话,那么孙丽珍这对肥 臀,绝对可以打满分十分,丰挺肥美,圆鼓鼓紧绷绷,臀瓣与腰肢曲线合到一起形成了最好看的梨形美 臀。这样诱人的大屁股,不用去摸,哪怕只是看一看,都要忍不住的流口水。

    刘睿眼睁睁看着她这对被黑色运动裤紧紧包裹的肥硕臀瓣,只看得口干舌燥,又想到那天夜里自己所见她赤 身裸 体的模样,只觉得小腹一热,小兄弟竟然有了反应,直接就挺翘起来,只吓得猛地收腹,生怕被她看到自己的丑态,哪知道收腹的同时,屁股就挺了出去,正好后面厨台上是个锅盖,一下子就撞在上面,锅盖又撞到里面墙上,发出清脆的撞击声。

    他吓了一跳,忙又侧身躲开。偏偏孙丽珍此时抬头看来,没看到锅盖,目光由下及上,刚好掠过他的胯下,瞥见那里挺凸出来,又是惊讶又是羞臊,再看向这个家伙的眼睛,见他脸上全是尴尬之色,又忍不住好笑。

    孙丽珍站起身,轻嗔道:“你过来给我帮忙来了还是添乱来了?”刘睿尴尬的道:“当然是帮忙来了。”孙丽珍道:“那你弄出那么大动静来干什么?”刘睿讪笑道:“没留神。”孙丽珍瞥了他胯下一眼,提醒道:“做饭就是做饭,少胡思乱想。”刘睿知道她看到自己的丑态,越发脸热,不过又一想,她都看到了也没说别的什么,那就是可以接受了,既然如此,自己还怕什么,就又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两人在厨房里一同忙碌,时不时交流两句,偶尔对个眼神,虽然没有什么暧昧的动作或者语句,但两人都觉得彼此之间充满了那种感觉。更加说不清道不明的是,期间两人还互撞了几次,虽然都是无意中发生的,但屁股撞屁股,或者屁股撞小腹,总不是什么纯洁的事情。

    后来刘睿自己都觉得心虚了,觉得再跟她一块待下去,保不准会发生什么事呢,被老板看到听到,那像什么话,就赶忙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这一走,孙丽珍就无聊透了,觉得一个人做饭也没什么意思了,想把他再叫回来,又怕不太合适,又想到自己竟然生出这种念头,且把老公白旭光置于何地了?又有些脸红心跳,忙打消这个念头,不敢再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孙丽珍提醒刘睿道:“你回去以后帮小雪想想办法,看看怎么拒绝那些恶心的男生。”

    吃过饭,白旭光收拾了一下东西,两人就上了车,往云州赶去。

    白旭光坐在后排座,看到旁边摆着几个衣服袋子,里面装着一看就是新买的名牌服饰,随口问道:“青曼给你买衣服了?”刘睿说:“不是,是青曼妹妹给买的。”白旭光奇道:“青曼还有妹妹?”刘睿解释道:“是那种闺蜜一样的姐妹。”白旭光笑道:“她给你买的可都是名牌,看来这个人有钱有品位啊。”刘睿能说什么,也只能敷衍道:“还行吧,呵呵。”白旭光道:“青曼出身名门,身边朋友也肯定都不是普通人。小睿,你可以用心结交一下,这对你未来发展是有很大好处的。我真心希望,你以后比我走得更远。”

    刘睿听到这话,感激得不行,眼圈都湿润了,道:“不管我以后能走多远,我都忘不了您对我的知遇之恩。要是没有您,我现在什么都不是,更别说以后了。您跟孙老师不是我的亲人,胜似我的亲人,我走到哪里都不会忘了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白旭光跟刘睿相识虽然不久,但整日价耳鬓厮磨,对他心性多少也有些了解了,知道这是一个重情重义、忠诚温顺的人,作为自己贴身秘书人选,是最合适不过的,这样一个好小伙儿,如果有可能,真想让他跟自己一辈子呢,可惜,以前有这种想法还没什么关系,就算人家知道了也会夸自己“提携下属”,但是自从这小子与李青曼谈恋爱之后,他俨然已经成了省长家的乘龙快婿,以后发展不可限量,自己再抓着他不放,就会被人认为自己是有意打压他、不给他进步的空间,想到这里,叹了口气,道:“嗯,好,我也希望自己多在台上几年,这样也能多提携你一阵。”

    刘睿道:“您现在受黄书记的器重,只要在主政云州期间作出几件大事,以后还会有继续上升的空间。”白旭光想到自己的未来,也是稀里糊涂,看不清前路,感叹的说:“看吧,人在做,上头在看,只要把自己分内之事都做好了,自然会有好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二人是午后一点一刻从省城出发,赶到云州市委楼下的时候,是三点半多一点。

    从车里下来,白旭光赞道:“你开车水平越来越好了,我现在已经感觉不到你跟老周开车的不同了。”刘睿笑道:“在高速路上开车,新手也能开得很平稳。老周这样的老司机,价值体现在停车起步与应对突发变故上边,我跟他还差得远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笑容凝在了脸上,因为从楼里出来两个人,两个女人。

    走在前边的是市委常委、市委宣传部长郑燕燕,走在后面的则是她的新秘书、市公安局副局长纪飞的女儿纪小佳。

    刘睿面对纪小佳还没什么别扭,可是面对郑燕燕这位前情人,却多多少少有些尴尬。以前,跟她好的时候,对她头上这顶市领导的帽子还没什么感觉,感觉她就跟自己的好姐姐一样,是不是市领导都不影响她对自己的喜爱。可是自从两人分手后,情人关系转变为工作中单纯的上下级关系,就觉出了她这个市领导的威压之大。尤其是,之前床上的平等关系,忽然转变为差距如此之大的上下级关系,更是令人郁闷。

    他看到二女的同时,二女也看到了他。

    郑燕燕脸色本来淡淡的,看到他后,朱唇立时开启了,似乎想跟他说话,但是,很快又看到他身边的白旭光,就忙改口叫道:“书记……”说着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白旭光对她一笑,道:“燕燕部长今天也不休息啊。”郑燕燕笑道:“书记您也不是没有休息吗?”

    纪小佳走过来,冲白旭光怯怯的打了个招呼,又叫了刘睿一声“刘处”,就站到郑燕燕身侧不动了。

    白旭光认真的说:“革命事业不是一天完成的,要注意休息哦。”郑燕燕莞尔笑道:“谢谢书记提点,您也是。”白旭光道:“嗯,好,这是要回家吧,早点回去休息吧,我上去了。”对她点头示意,迈步上了台阶。

    刘睿表情复杂的看了郑燕燕一眼,郑燕燕同样眼神复杂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刘睿道:“郑部长您多休息。”又对纪小佳点了下头,就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郑燕燕目送二人走进楼内,半响没有举步。

    坐进车里后,郑燕燕开始闭目养神,过了一会儿,问纪小佳道:“小佳,你最近没跟刘睿联系吗?”纪小佳道:“哦,没有,我这段时间忙着适应工作环境,没来得及找他呢。”郑燕燕道:“有空就走动走动,人家到底帮了你呢。”纪小佳被这话说得脸色通红,听着她像是讽刺自己忘恩负义一般,道:“是,我不忙了就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郑燕燕用教诲的口吻说道:“官场中,表面上看起来,情义最不值钱,好像有上司赏识,就能一直往上爬,至于品行方面,好点差点都无所谓。可实际上,还是情义最值钱。官场其实就是人场,是由人组成的,想在官场有个好发展,就要先学会做人。做不做好人先另说,必须做一个有情义的人。你无情无义,上级不会用你,下级也不会服你。那还怎么在官场发展下去?要想人服你,先要你服人啊。”

    纪小佳红着脸点头道:“我都记住了,我会向您学习的。”

    “向我学习?”,郑燕燕自嘲的笑起来,“我身上没什么可学的,你诚心想学,就去跟刘睿学吧。我很欣赏他!”&nbsp [:]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